查看: 420|回复: 0

网上给差评投诉客服,谁料隔天有帅哥敲门:害我丢工作你要负责 ...

[复制链接]
匿名  发表于 2018-2-23 10:05:38 |阅读模式
AXts272Y0K7Gh5hJ.jpg
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鲸蚕姐姐 | 禁止转载
1
国庆佳节,裴潜坐在房间面对着满床的烧饼,大眼瞪小眼。
手机像得羊癫疯一样响个不停,又是那个号码,裴潜皱眉接通了电话。
“宝宝,还记得我吗,烧饼店的头牌客服——谢廷哦。”
“宝宝,我们公司的原则一向是负责到底。”
电话对面的男声活泼清亮,如同一只轻佻的小狐狸。
“所以……你打算,什么时候对我负责?”
裴潜太阳穴狂跳,别人是出门天上掉馅饼,她是半路杀出个烧饼店客服,还非要投怀送抱!
色诱?把她当成什么人了,这简直是对她人格的侮辱。
“告诉你,差评不可能删。宝宝麻烦你快给老娘滚!”
傍晚夕阳犹如熟透的蛋黄,悬浮于城市商厦后面。裴潜拎着高仿LV,赖在时尚杂志《Queen》的拍摄棚外不肯走。
摄影师实在被她缠得烦了,扭着腰出来,阴阳怪气地问保安:“哟,这不是万年热搜吗?怎么还鬼鬼祟祟偷窥人家摄影了。”
裴潜知道他意有所指,眼看就要发飙,突然一个好看的男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,擅自拉起裴潜就走。
拽着她的男生眸光闪烁,露出两颗晶亮的小虎牙,“明星姐姐就是裴潜吧,请您给我签个名!”
路过的女生纷纷对她投来羡慕的目光。噫,她这是在被一个英俊阳光的男孩子搭讪和崇拜么?
裴潜一愣,顿时怒意全消,她抬起小臂妖娆地将波浪般的长发往后一撩。
是金子总会发光这句话果然没错,一个拍摄棚的路人都知道本小姐名字啦,虽然看他的衣着倒更像送外卖的。
外卖的……
猛一抬头,目光正对上他胸前的工作牌。
裴潜脑子“嗡”一声,一把揪过男人的衣领,“坑人烧饼!无良客服!”
2
客服小哥撑着脑袋,他一张小脸微微胀红,蹙起好看的眉头注视她的时候眸子亮晶晶的。阳光自落地窗斜打进来,竟把少年俊美的模样衬得有些妖孽。
裴潜被他炙热的目光盯得不好意思,她轻轻端起咖啡心下盘算着,该怎样开口,对过期烧饼进行索赔。
“明星姐姐,”少年突然笑了起来,“三个小时收您七十条差评,你还真是在意我啊。”
谢廷挑了挑眉,他把一只手插在口袋里,狡黠地弯下腰,凑到裴潜耳边,声音压得很低,“姐姐,我不小心——”
裴潜身子一滞,顺着他的手指转过头,一股电流顿时从额头到脚尖直击全身。
只见椅背搭的那件驼色风衣,袖子不知什么时候被沾上满满一长条鱼子酱。
我的Burberry啊!娘的小心肝——
裴潜几乎站不稳,抱起那件新入手的正品伦敦货,呼吸急促了几分。
谢廷清澈的眼里满是促狭,他勾起唇角退后了几步。
“两万三……”
裴潜咬着牙尖缓缓挤出几个字,她一张秀丽的面孔此时透着失控和狰狞。
“谢廷!”
面对女人骤睁的杏眸,少年这才颇感事情的严重性,他犹豫着摆手,“姐姐,你先别激动,我会赔的。”
“嗷嗷,脖子,哎你撒手——”
3
第二天一大早,裴潜被刺耳的门铃声吵醒。
打开门,只见一个大男生穿着韩版的运动卫衣,颀长的身影在楼道的灯光下走上前,他笑容灿烂,好似有道阳光猛地从云层里拨开阴暗。
一瞬间裴潜还以为自己在做梦,这是哪个童话里跑出来的王子?
然而下一秒,某人就拖着大大的行李包把裴潜从美梦中拍出来。
“姐姐早!”谢廷说着往门里挤。
什么情况!
“裴姐姐之前的投诉让我丢了工作,又欠你一大笔债,如果不找人合租,就得打包回老家了。”
失业少年像只小哈巴狗,眨巴着眼贴了过来。
“姐姐,我愿意水电费全出哦。”谢廷龇出小虎牙,笑嘻嘻对她晃了晃手里的手机。页面上正是裴潜在网上贴出很久,依旧无人问津的合租广告。
裴潜猛拍了下额头,打着哈欠晃神的工夫,少年弯腰钻进了屋子。
临近月末,裴潜终于接到经纪公司通知的走秀,谢廷死皮赖脸一路跟了去。
化妆间暖气开得很足,形形色色身材窈窕的小姑娘都挤在同一间屋子里。离开场的时间还有很久,大家都收拾妥当闲来无事,一些姑娘的目光就自然地,落到了谢廷身上。
他和普通助理不同,虽穿着简单的针织衫,但个子极高,长年健身的习惯让他的身材匀称而富有美感。
谢廷一个人坐在角落,眼神四处张望着,不时瞄向办公室的门,脖子伸得像长颈鹿。
周围有女人靠过来,修长的腿转得他有些晕眩。
“你是新来的吗,不要紧张。”
谢廷往后挪了挪。
“今天第一次,我没紧张。”
“你来应聘吗?”
“算是半个助理。”
他微微蹙眉,一本正经的样子特别可爱,女人的爪子开始往他身上凑。
“你皮肤真好!”
“居然还有腹肌!”
“帅哥,加个微信吧!”
“你老板是谁,要不——”
裴潜抱着一份档案出来了,对身后的男人有说有笑,不过那男人倒是没什么表情,看起来冷冷清清的。
那个男人,他认识。
谢廷一撑地板跳了出去。
“我的潜潜呀,谈这么久工作渴了吧。”谢廷刚从自动贩卖机买了瓶可乐,他把可乐递过去,然后顺手接过女生怀里的文件。
门边的男人用探询的目光打量他一眼,对裴潜淡淡道:“新助理么?最好不要用新人。”谢廷挺直腰板与他对视,他已经很高,却还是只到男人眉骨的位置,不由舔了舔下牙床,把脚边的废纸用力踢到一边。
“谢谢学长提醒,学长辛苦了。”
目送严昱走进一辆黑色轿车后,裴潜回过头笑着靠近谢廷,灯光照拂下,她的脸精致柔和,整个人贴得越来越近。
“小助理表现得不错呀,真讨人喜欢啊。”
谢廷感觉耳根很烫,挠头嘻嘻哈哈。
裴潜把手伸向男生腰间,趁他不备狠狠掐了一把,疼得谢廷“哎哟”大叫。裴潜不依不饶,挽起袖子拿双手交替戳他腰间。
“让你乱说话,谁是你潜潜!”
“哎我去,开玩笑!饶了我吧……”男生连连讨饶,来回扭动得活像一条脱水的鱼。
秋天的风清爽明媚,门旁丛桂怒放,阵阵芳香。
4
许是临近元旦的缘故,夜场走秀渐渐多了起来。刚刚结束走秀的裴潜和谢廷才走出会场,就被不期而至的大雨浇了回去。
散场以后人特别多,他好不容易拦到一辆车,又被几个女生挤进去,“对不起,对不起,谢谢帅哥……”谢廷看着扬长而去的出租车,挠着头委屈巴巴望向裴潜。
裴潜无奈地叹气,这没生活经验的小奶狗可是怎么活到现在的。
突然,谢廷余光一转,扫到街对面百米远的一栋大楼,他乐颠颠儿跑回来勾住裴潜的脖子,“房东姐姐,跟我来!”
裴潜脸上一百个不乐意,顺手理了理新做的发型。谢廷鼓鼓嘴,悄悄瞄她,“你不介意的话,我……”他说着拉开自己外套的拉链,“来,我夹住你的头,前面有家酒店,我们一起冲过去。”
……
还不待裴潜反应过来,整个人已经被男生用外衣裹住,紧紧包在怀里,然后全程被以一种不可描述的姿势夹着跑向了对面。
竟是“某某连锁酒店”。
裴潜把头从谢廷胳肢窝下探出来,足足瞪了眼前的牌子六七秒。
“你说的就是这里?”
谢廷看着眼前头上顶着一个鸡窝,脸边眼线液化成黑水直流的女人,心下一怔点头如捣蒜。
裴潜紧握拳心,恨恨道:“淋雨跑回家,也不要在这儿多待一秒!这家酒店烂透了,环境差,服务遭,连洗澡水都没钱烧。”
谢廷挠挠头,“不是啊,这是出了名的五星级酒店,你可对它存了多大的怨念——”
话还没说完,被裴潜拉着转身就走,“我告诉你小家伙,这是黑店,里面的人没一个好东西,从职工到总裁。”
谢廷腿长三两步追上她,把她的头继续夹到胳肢窝下面,“姐姐认识他们总裁?”
裴潜冷哼一声,“最好别再让我见到他,要是见到,我一定——”
谢廷紧张道:“怎么样?”
裴潜咬牙,“先奸后杀!”
……
“当真么?”
裴潜抬眼,只见少年幽幽低下头,勾起唇角笑着与她对视。
“是我。”
“总裁是我。”
5
楼房里,裴潜洗过热水澡后,舒适地横瘫在床上,面前的谢廷在整理她丢了满屋子的脏衣服。
对于他大言不惭的总裁梦,裴潜是一点都不信的。
说来已是三年前的事了,那个酒店总裁,早就年近半百。而很多人都知道,裴潜与他之间有着某种暧昧不清的关系。
“水。”女生从回忆里抽身,恍惚道。谢廷用臂肘撩起额头刘海,取了水递给她,女生笑了笑推回去,“不够。”
谢廷回头看裴潜,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,女生佯装怒意,“欠债还钱,没钱卖身,快点,想渴死大爷吗?”
他咽了口唾沫,无奈地挠挠头,笑着走去厨房烧水。
裴潜爬到床边,伸出头偷偷去瞧谢廷忙碌的背影,腾生出几丝暖意,不禁感慨万千。
想她上一次身边还有助理的时候,距离现在已有三年了,想当初多少有经验的老手挤破了头来帮她,如今竟沦落到和一个外卖客服相依为命。
她低叹一声,娱乐圈还真是光阴如梭,不一定哪天的热搜就把你打入万劫不复。
等她再次回过神时,谢廷已经把水晾在床头,去擦桌子了。
“他应该是还没看过我那条黑料,可如果……”裴潜想着,有点心烦意乱,去拿水的动作太大,不慎打翻了桌上的水杯。
谢廷正在一旁,被水溅了满身,裴潜忙跳下床,拉起他的手臂,“有没有烫伤?”
谢廷看向地面,耳角不易察觉地飞起一团红晕。他动了动手指给她看,然后咧嘴露出小虎牙,“没事没事,我躲得快。”
她低头一看。
就是水杯裂了几条大缝子。
裴潜暗暗头疼,自己到底怎么了。
“裴姐姐。”他突然凑近,裴潜抬起头刚好撞上一个厚实的胸膛,几乎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喷到脸上,把她吓了一跳。
裴潜忙往后退半步,“谁是你姐,我有那么老吗?你,你给我离远点!”
谢廷双手张开,做了个投降和安全的手势,他眉眼弯弯,天生一对笑眼,此刻径直看向裴潜,脸上挂起坏坏的笑,那点儿不怀好意可以说是非常明显了。
外面的天已经暮色四合,不知道怎么,裴潜脑海中突然蹦出四个大字:孤男寡女。
而就在这时,房间一瞬间暗了下来。
洗衣机运作的响声随即戛然而止。
“你洗了多久?”
“全部洗好,话说你有多久没收拾屋子了。”
咳……看来保险丝烧断了。
片刻之间,漆黑一片。
不过好在也不是第一次,裴潜熟练地去拿备用蜡烛,却被男人伸手拦下。
“我去。”
裴潜白了他一眼,意识到他看不见,便去扯他的衣服,“你又不知道在哪。”
谢廷本来已经转身,被她一拽,好像想起了什么,干脆回来反手握住她的手。
她还没反应过来,就觉得膝弯一热,一只手臂已然把她腾空抄了起来,鼻翼间立时充满熟悉的洗衣液味道。
裴潜大惊,脸瞬间如烧红的火炭般滚烫。男人领口很低,她甚至可以瞥见他精致的锁骨,坚实的肌肉,皮肤和胸膛……
呼吸声此起彼伏,谢廷把她抱紧了些,突然低头凑下来,微凉的唇掠过她的耳角,笑意暧昧,嗓音低醇犹如撩拨后,琴弦将尽时的颤动。
“原来姐姐这么心急哦。”
裴潜脚心忽热,竟是被一只手捂住了,这才恍然想起,自己刚刚下床忘了穿鞋,他是怕她踩到碎玻璃。
她意识到失态,在他怀里猛地挣了几下,“我,咳,谢——”还没等说完身子就一沉,直接被扔到了床上!
不,她是被他摔在了床上!
谢廷的臂肘紧紧撑在裴潜脸边,整个身体凌驾于她上方,两个人贴得极近。
“不行了,老姐,我实在搬不动了。”
我?搬?
你这人怎么说变就变,好好的气氛,你丫肾……
“我不肾虚,真的,刚才你突然发力,给整闪腰了。”谢廷叹了口气,然后很郁闷地扶着腰去找蜡烛。透进的月光正巧打在男生的耳尖,悄悄映出一抹嫣红。
不久后,远处便传来噼里啪啦和乒乒乓乓的声音。
裴潜收回恍惚的心神,咬牙道:“你别找了,直接回你房间睡觉吧。”
咱们家的家具不多了……
月光透过厨房的窗户,落在某道修长的身影上,他直起腰,语气坚定,“不行哦,你一个人会害怕,我一定要找到的。”
她还没等解释,谢廷眯起狭长的眸子,邪魅一笑,低沉道:“难不成你想像小说里一样,今晚和我睡一张床?”
裴潜呼吸遽紧,却听谢廷又笑嘻嘻补充:“那可不行,我是卖艺不卖身的,你们明星也不能随便玷污我们劳工的贞操哦。”
“况且同床而居产生感情,”谢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拿着蜡烛摸回了床头,正在掏兜里的打火机,“太俗套了啊。”
烛光乍亮,他的侧脸在光影的掩映下,露出锋利的曲线,略显消瘦,棱角分明。他英挺的眉和鼻梁下,唇瓣微抿着。
裴潜心念一动,脸竟又烫得厉害,心也跟着狂跳。
她做贼心虚般瞥了谢廷一眼,他正怔怔地望向她。
裴潜尴尬得不知所错,口不择言中,慌乱捡了话题岔开,“你是不是认识严昱?”
6
屋里忽然安静下来,半晌,才听到谢廷反问道:“你很关心他?”
裴潜没反应过来,男神可是她复出的唯一希望了,“当然关心。”
“男神?”谢廷一脸不爽,“人家可不见得在意你。”
他少见的敛了笑意,“潜潜,你还记得我吗?”
谢廷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,裴潜茫然地抬头,四目相对,满室静谧,只能听见空气中的心跳声平稳有力。
“啧,我这人没什么爱好,就是喜欢逗逗傻子。”谢廷恢复懒散的常态,恶作剧得逞般,笑得像只剪了刘海的二哈。
就知道,什么故作旧识都是假的,看她出糗才是他的本来目的!
谢廷转身去收拾碎杯子,但烛火很暗,他试了几次,最后索性用脚把它们都扫到了一边。
谢廷靠着裴潜坐下,“那是他们的故事,有机会讲给你,总之啊,你没戏。不过——”
“我比他帅,不如你来花痴我吧。”谢廷跳起身眉飞色舞,伸手揉了揉女生的脑袋,朝她扬唇一笑。
……
果然自恋是病,得治!
7
别人的租客拎包打扫拍马屁,裴潜的租客怼人肾虚拆房子。
是的,此时此刻她的小租客正赖在床上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默默望向天花板。
“好的,好的,麻烦学长了。”裴潜一边回应着严昱,一边飞速涂口红。
谢廷无聊地翻了个身,适时拖着长腔软软道:“好姐姐,我腰疼——”
裴潜手一抖,口红直接在脸上斜飞出条长道子,而手机对面则瞬间安静了几秒,随即意味深长地挂断了电话。
谢廷浑然不觉自己哪里做得不对,满脸单纯地抬起头。
“哎你怎么了?哎你看我干嘛?姐姐,你把刀放下!”
裴潜直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霉,怎么就摊上谢廷这么个祸害。她愤愤然摔门,拦了出租车扬长而去。
从小区到《Queen》公司打车需要二十分钟,途径市中心一个很大的LED显示屏,裴潜也曾在上面一度滚动播放过。
想到这儿,裴潜不禁露出苦笑。
公司门口已聚集了很多人,有那么一瞬间,裴潜恍惚看到三四年前的自己,也是面容青涩,站在年轻漂亮的队伍里紧张地捏着裙角。
其实裴潜是不想做模特的,她最大的心愿是成名之后捞一大桶金,然后开家小店相夫教子。
不过她名声有了,金子却没捞着。
因着严昱的关系,裴潜总算顺利签下合同,从摄影棚出来时天已经大暗,日色阑珊,华灯初上。
不知从哪冒出来个猥琐青年,对着裴潜一顿乱拍。
那人开着闪光灯,光束刺得裴潜睁不开眼睛,她很不自在地伸手去挡,同时退身往后躲。
拍照的人却不耐烦了,出口就是脏话,“装什么清纯,模特不就是给人玩的吗,那么老的男人你都给上,老子拍拍你怎么了?”
几乎遗忘的往事再次被提及,一下子化成无名火腾地燃烧起来,裴潜使尽全身力气冲了过去。
她拳头还没打出,那人却已经瘫倒在地。
裴潜定睛望去,一个熟悉的身影快她一步扑向黄毛。
黄毛被踢倒后想爬起,又被一脚踹中心窝,他躺在地上,露出一脸恶心的笑,“臭婊子,男人还挺多。”
他话音未落,一排酒瓶子兜头砸下,酒和着血水糊了一脸,他霎时就傻了,捂住一手血不敢再作声。
裴潜怕出人命赶紧拉开谢廷,他平时看起来瘦瘦弱弱,竟不知发起狠来这么强势。
谢廷脱下外衣,缓和情绪后蹲到黄毛身边,精致的五官写满了嫌弃。
他用外套抹掉自己虎口的血迹,冷冷摔在黄毛脸上,轻笑道:“装什么残疾,杂碎不就是给人打的吗,爷他妈疼疼你怎么了?”说着抬腿把他脸旁的手机碾个稀碎。
谢廷这一举动惹得周围小姑娘看直了眼,连连爆发欢呼和尖叫。
而他耍帅的后果,就是带着裴潜被扣进局子,整整蹲了半宿。
夜风很凉,街道安静得不像话。
裴潜大步走在前面,身后五米左右的距离跟了个男生,垂着头,时不时吸吸鼻子。
也不知走了多久,谢廷忍不住打破沉默,“路黑,你慢点儿。”他嗓音带着软绵绵的磁性,像抱怨,更像撒娇。
裴潜在前面停下脚步,转身抱臂瞪着他,谢廷咧嘴连忙笑嘻嘻凑上来。
裴潜一巴掌把他推得后退了几步,“你犯得着和人渣一般见识么,你被坑医药费坑习惯了,还是蹲局子很有趣?”她说着谢廷,其实更怪自己。
男生别过脸不吭声,在背后用力按压手腕的擦伤,久久才道:“以后再有这种人,我见一个打一个。”
谢廷的脸上满是委屈和执拗,他说得认真,眼神明亮澄净,一瞬间裴潜被戳得心跳漏了两拍。
“蠢货。”裴潜无奈地把他头发揉乱。他也不整理,出神地看着她,突然问道,“你相信一见钟情吗?”
谢廷略微弯腰,双目紧紧注视着她,路灯映照着他的眉眼,那双眼睛出奇的漂亮,似揉碎了满天星光进去,也将她纳入其中。
裴潜说不出话,抬头望向他,灯火细细碎碎地从两人对视的眼中缓缓落下。
不知是他先覆下,还是她先垫脚,夜风缠绵里,柔软的触感仿若燎原的夜火一路烫了下去。心神搅动,呼吸交缠。
8
谢廷睁开眼,只觉喉咙干得冒火,他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,才后知后觉地摸向唇角,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,整个人眯起月牙眼抱着被子直打滚儿。
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,谢廷赶紧躺好。
足音在床头顿住,冰凉的触感从脑后袭来,一只手抚上他的碎发,动作很轻,温柔地摩挲着。
谢廷白玉似的耳朵霎时红透,他翻身向她扑了过去。
在看清眼前人时,大惊失色。一阵天旋地转后,他狗吃屎摔在了地上。
谢廷抬起头,一个陌生女人正端坐在床边。她憨态可掬,魁梧的身躯如同堵大墙挡住了身后的阳光。
“你大冬天丢外套,难怪发烧,表姐去给你买药了。”
女人又伸出粗壮的手指,勾起谢廷的下巴,舔了舔嘴唇笑道:“真是个招人疼的小家伙。”
谢廷惊出一身冷汗。
为庆祝元旦,谢廷特意做了一桌子饭菜,又摆好了精心准备的红烛。反复确保万无一失后,谢廷把表妹请到客厅,一边恭敬地奉上零食,一边不忘嘱咐:“说好了哦,等你姐回来,你就借口回家。”他把几张卡塞到表妹手中,在她满眼精光的照拂下撩开刘海,闪进了浴室。
谢廷狭眸微眯,轻咬下唇,浴袍微敞滑至香肩,露出精致的锁骨。
他对着镜中的自己勾了勾手指,眨眼贱笑,“美女,恋爱了解一下”。
氤氲的水雾中,忽然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,谢廷胡乱抓了抓造型,满心欢喜地飞身出去。
门开的刹那,漫天的药盒兜头砸来。谢廷来不及躲,被砸得倒吸一口冷气。
“谢氏总裁,好玩吗?”
裴潜面无表情,声音淡漠。
就像被人从睡梦中扇了一耳光惊醒,少年完全没反应过来,微笑的弧度还凝固在嘴角。
谢廷脸上挂着的水珠一滴一滴落到地面,他裹着浴袍赤脚站在门里,他们彼此对视着,如同谢廷第一次来合租的场景。刚来时她堵在门口,他拎着行李站在门外,现在他们调换了位置。
可他知道,他再也不能任性地闪进屋子了。
“果然还是知道了吗……”(原题:《小奶狗客服赔钱记》,作者:鲸蚕姐姐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 <公号: dudiangushi>,看更多精彩)
回复

使用道具

手机版|小黑屋|wanshangjianzhi  

GMT+8, 2018-5-28 09:33 , Processed in 0.567742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